联系我们
 
  
官方二维码
当前位置:首页 > 关于大会 > 新闻中心 > 内容>

墨比尔斯的黄金平衡术

        墨比尔斯研究新兴市场逾40年,管理资金曾高达530多亿美元。之前被《晨星》和《纽约时报》多次列为全球最佳基金经理,这也成为他创业的金字招牌。
  从基础建设能够看出政府的企图心,从人民的素质与心态,则能看出国家每一分子对于未来的态度。
  加密货币正在失控,也将引起各国政府的关注。投资人将回头拥抱黄金。


  再有不到一个月时间,有“新兴市场投资教父”美誉的马克·墨比尔斯就要过82岁生日了。不过时光显然没有击败他,这位耄耋老人看上去依旧精神矍铄。
  墨比尔斯曾是富兰克林坦伯顿新兴市场研究团队总裁,直到今年1月底才退休。不过,紧接着他又在3月份宣布成立墨比尔斯资本伙伴公司,这是一家专注于投资新兴市场和前沿市场的基金管理公司。这个年纪的创业者并不多见,当然优势是像他们那么有经验的竞争对手也没几个。墨比尔斯研究新兴市场逾40年,管理资金曾高达530多亿美元。之前被《晨星》和《纽约时报》多次列为全球最佳基金经理,这也成为他创业的金字招牌。
 
投资教父
  而且从字面意义上讲,墨比尔斯的招牌上的金字或许比别人要更货真价实一些。因为综观墨比尔斯的投资生涯,有两个标签是绕不过去的,一个是新兴市场,另一个是黄金。他钟爱这两类投资,但有趣的是,这两类资产的性质是相反以至互补的,新兴市场资产是高风险高收益的投资产品,而黄金则有着天然的避险功能。
  墨比尔斯身上有着天然的新兴市场基因,因为他父母中的一方就来自波多黎各,而且他年轻时也曾在日本京都大学留学,而当时的日本则正处于高速发展期。成长和学习的经历让他很早就对新兴市场产生了兴趣,开始相信如果想参与全球经济发展最快速地区的成长,就必须大胆地投资于新兴市场国家。毕竟全球新兴国家经济成长值远比发达国家高。而尽管新兴国家股市短期波动大,但是由于长期成长动能远比已开发国家强,长期投资新兴国家的报酬收益也较高。
  墨比尔斯一直是发展新兴市场研究领域的重要人物。除了投资外,他还在帮助新兴市场发展的国际金融机构工作过。1999年,他被选为世界银行全球公司治理论坛的成员,担任私营部门咨询小组的成员,并担任投资者责任工作组的共同主席,此外他还曾担任过世界银行发言人。
  关于一个新兴市场国家的投资判断,墨比尔斯是从踏入国境的第一步就开始投资考察的。“从基础建设能够看出政府的企图心,从人民的素质与心态,则能看出国家每一分子对于未来的态度。”他说:“所以,你随时随地都要仔细观察。”墨比尔斯举例,走进机场,除了机场的设备之外,“我会特别留意海关的状况,海关人员与外国人的争吵是不是很频繁、海关的英语程度够不够好,都是我的观察重点。某种程度,它反映了这个国家对外开放的状况,能不能接受新的事物,对海外来的投资资金是否友善。”走出机场之后,“我会开始感受这里的柏油路面是否平整、高速公路的设计是否完整流畅、交通状况好不好。”
  在与新兴市场的广泛接触中,墨比尔斯认识到,新兴国家股票市场就像是一颗炮弹,它的爆炸是由于长期被积压的力量释放的结果。这种爆炸如果引导对方向,那么可以获得突破性收益。比如他认为,在近几个月来出于对贸易战的恐惧,一些新兴市场出现了超卖的迹象,“很多人忘记了这其实是一个开放式的机会“,墨比尔斯说,在他看来一些新兴市场货币目前”非常非常便宜“,正是进入的良机。
  当然,新兴市场的高收益也伴随着高风险,如果不慎的话,那么投资者也有可能被“新兴市场炸弹”炸伤。“你必须随时有退出市场的策略。再跟我念一遍:随时随地,要维持一条逃生的退路。”墨比尔斯说,而黄金则在很多情况下扮演着逃生通道的作用。
 
平衡法宝
  有强大避险功能的黄金是墨比尔斯用来平衡新兴市场资产风险的法宝,他承认一直在监控黄金ETF流入量的增长,以及俄罗斯和中国等中央银行的“隐形购买”,并准备随时入手购买这类资产。当然,和很多老牌的“金虫”一样,墨比尔斯也对目前的黄金市场心存疑虑。他曾表露过黄金ETF也会存在信誉问题。
  在黄金领域存在最久的阴谋论之一是,各国寄存在美国地下金库里的黄金早已无影无踪,墨比尔斯也对此表示赞同。他表示“实物黄金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现在一些拥有金库的大银行充当黄金ETF所购买黄金的托管人,托管人一般须接受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监管。包括墨比尔斯在内越来越多的人只是在纽约联储储备金中存储黄金以换取收据是不合理的行为。“只相信纽约联储有你的黄金已经不够了”,墨比尔斯说,“由于缺乏信任,全球投资者正要求实物黄金保管更透明。”
  出于对黄金保管不透明的担忧,从2013年起,德国为首的一些欧洲国家陆续把存在美国的官方黄金储备运回国内,如果实物黄金保管不能像墨比尔斯所说的做到更透明的话,那么在官方层面上声势浩大的“黄金回家运动”可能会继续持续下去,而在商业层面上,黄金ETF的公信力也会因此受损。而对黄金的信任,则是墨比尔斯的黄金平衡术的根基。
  此外,墨比尔斯还认为,美联储开启升息通道后并不坚定的步伐也会影响到黄金价格。他认为,由于美联储加息缓慢及美元持续疲弱,黄金需求会得到提振。“美元汇率并不强劲,甚至可能下滑。”墨比尔斯还强调了央行购买黄金的前景, “所以如果发生这种情况,黄金会变得更加昂贵。”
 
拥抱黄金
  在过去一年多里,比特币出尽风头,成为投资回报率最高的选择。很多人认为去中心化的比特币和黄金有共同之处,都是对法币风险的对冲。但一些著名投资者对比特币为首的虚拟货币却持怀疑的态度。在今年5月召开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上,“股神”巴菲特就称比特币是“老鼠药”,而他的这种态度也得到了墨比尔斯的赞同。
  对于不少投资人的新宠虚拟货币,墨比尔斯一直持怀疑态度,他认为黄金要比虚拟货币靠谱得多,各国政府将开始取缔虚拟货币,因为虚拟货币被用于非法融资,且恐怖组织与贩毒集团助长了其涨势。他说:“加密货币正在失控,也将引起各国政府的关注。投资人将回头拥抱黄金,因为人们怀疑自己究竟能否信任这些虚拟货币。”
  其实,巴菲特和墨比尔斯在一些投资问题上达成共识并不奇怪,毕竟都是出生于“大萧条”时期及以后的一代人。巴菲特已经88岁了,比墨比尔斯年长几岁,两人在风险控制方面有不少共同语言,都从来不会轻视黄金作为避险资产的作用。
  当然,就和其他一些著名的“金虫”一样,墨比尔斯也会犯下对黄金太过乐观的错误。2016年10月下旬,在全球黄金消费大国印度,墨比尔斯曾乐观地对投资者预测说到2017年底,金价可能还有15%的上涨空间。不过之后市场的走向却让这位投资者有些难堪,因为到2017年12月的时候,金价和14个月前墨比尔斯预测的时候基本原地踏步。投资者不但远离两位数的受益,还丧失了一年多的机会成本。
  或许在中国,墨比尔斯会从在印度犯下的错误中吸取教训。

版权所有:中国国际黄金大会组委会  电话:4001889973  邮箱:info@china-gold.org